查看: 8119|回复: 7

为老祖宗冯国用、冯胜、冯诚正名(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20 11: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宗亲更好的交流,请实名注册,非实名注册需要改名者联系中华冯氏网站长(冯培衡)QQ:1080200 联系站长
本帖最后由 冯启珍 于 2012-8-31 08:11 编辑

为老祖宗冯国用、冯胜、冯诚正名


作者:冯志广


      《河南穆斯林》杂志的一篇文,叫《冯诚与冯氏家族》,其作者就是《西平冯氏家族》的主编。据说这个作者还是《西平回族志》主编。可疑之处:
          一、冯诚的生日、离开云南的时间、冯家铁券(免死牌)
      该文说:“建文元年(1399),年近半百的冯诚携铁券(免死牌)被迫弃官出走,隐居西平县南,建村冯老庄”。为了让人听懂这段话,该文进一步说:“建文元年(1399),年近半百的冯诚携铁券(免死牌)被迫弃官出走,隐居西平县南,建村冯老庄。为冯老庄冯氏始迁之祖。后冯诚娶当地程员外女儿为妻,生海、源二子。”怕人听不懂,他又强调说:“建文元年(1399)七月,燕王朱?摇举兵反,史称“靖难之役”。在这种情况下,年近半百的冯诚被迫弃官出走”。
        真是用心良苦,竟连续讲了三次。实际上,他第一次就讲清楚了。何谓年近半百?即年龄约50岁了。也就是说,1399-约50=约1349,冯诚约出生于1349年;冯诚是1399年离开的云南;冯诚从云南携回铁券。
不知道的人还真叫他骗住了。
          第一,我们的家谱写道:冯诚出生于1354年。
          第二,查《明史》可知,冯胜免职回乡后,云南的戍边作战就已经不见冯诚踪影。此时,冯诚已经受到冯胜的牵连,离开了指挥岗位。如果不是这样,冯诚的姐夫沐英在戍边作战中怎么能不用冯诚。
          第三,铁券是皇帝奖给冯胜的,冯胜免职后,带回了定远,放在冯胜的家中,冯诚怎么从云南携回!我们的家谱写道:冯诚1395年离开云南,到西平认祖隐居,后到定远祭叔叔冯胜,从定远携回铁券。
          第四,冯老庄村,冯诚去时,就已经存在。后来冯家人向东发展,在老庄以东5里居住。老庄冯姓人以老自居,称新居住地为冯小庄,从此才有冯老庄,此时已经过了几代人,何为冯诚建冯老庄村。
         二、冯国用祭日
         该文说:“冯国用(1324-1359),冯诚父。元末江淮鼎沸,群雄并起,冯国用与弟冯胜随父亲冯文质避乱于定远山中。国用被众乡里子弟推举为义长,率领数百人据山寨自保。元至正十二年(1352),朱元璋略地至定远时候,冯氏兄弟率众归附朱元璋,受到爱重。朱元璋见冯国用身穿儒服,知为读书人,就向他请教取天下的大计。冯国用回答:“金陵龙蟠虎踞,帝王之都,愿先拔之以为根本。然后四处征战,倡仁义,牧人心,勿贪子女玉帛,天下不足定也”。朱元璋听后大喜,命他居于帷幄,参与机要。冯国用初出茅庐的这一建议,对于朱元璋早期建立以金陵为中心的基业起了重要作用。在奇取滁州(今安徽滁县)、和州(今安徽和县)及渡江克采石矶(今安徽马鞍山市长江东岸)、太平(今安徽当涂)等重要战斗中,出谋献策,屡立功勋,成为朱元璋文武双全的心腹。十六年三月,率500余名亲军直抵集庆城下,并在攻取镇江、丹阳(今安徽当涂小丹阳镇)、宁国(今安徽宣州)、金华等地中均有战功,先后授万户、大元帅。七月,擢升为帐前总制亲军都指挥使。十九年正月随朱元璋率军攻占浙江诸暨,二月攻绍兴,突然患病,四月十五日卒于军中。时年36岁。朱元璋闻丧痛悼不已,筑坛鸡笼山祭之,肖像功臣庙位第八。洪武三年冬,朱元璋大封开国功臣,赠郢国公。冯国用作为朱元璋开拓事业的早期谋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其地位仅次于李善长”。他一口气写这么长,该是很累。可惜,绝大部分是从史书抄的,只有一句是他自己的,即冯国用死于“1359年”。
      不知他会不会算数,1359-1324≠36。
      劉三吾作《宋國公馮勝追封三代神道碑銘(并序)》明确记载:“庚子(1360),國用卒,……”。看样子,该文作者好象知道此记载,但他却没有研究此记载,不然,他不会把“庚子(1360),國用卒,……”写为“庚子(1359),國用卒,……”。

  三、冯国用、冯胜、冯诚的族籍
  该文除了低级错误,满篇声嘶力竭叫喊冯国用、冯胜、冯诚是回族人。请看该文的骗术:“1988年8月,中国历史学界的宗师、巨匠、回族历史学家白寿彝主编的《回族人物志》(明代)出版发行,冯诚的父亲郢国公冯国用、叔父宋国公冯胜被立传收录。以后相继出版的《中国回族大辞典》、《回族知识辞典》均有冯国用、冯胜的辞目。《中国回族大词典》载有冯诚辞目:‘冯诚,明朝将领。安徽定远人,明初功臣冯国用之子。国用死,因其年幼未袭职,由叔冯胜袭亲军指挥职。后积功于云南,累官右军左都督。’《中国回族史》、《中国回回民族史》、《中国回族金石录》、《回回旧事类记》、《中国历代政权与伊斯兰教》、《沈阳回族志》等书均有冯国用、冯胜的传记、事迹。1992年由刘桐任主编出版的《辽宁回族家谱选编》,全文刊登沈阳回族《冯氏家谱》,谱称冯氏乃明代冯胜将军之后。谱序中云:‘冯氏先本回民,世代其教,今隶沈阳为著姓,子姓蕃衍,工文词习韬略者,磊落相望。’上述说明冯国用、冯胜、冯诚均为回族人。”
  明眼人一看可知,《回族人物志》出版于1988年,可该文却在“出版发行”前写上“(明代)”,其用意不言而喻。
        试问:回族书籍有冯国用、冯胜、冯诚的事迹,就能认定他们是回族人吗!
        批判
  第一、《回族人物志》、《沈阳回族志》等均为今人所写,不是历史记载。历史上没有任何关于冯国用、冯胜、冯诚是回族的记载。《回族人物志》、《沈阳回族志》等将其写为回族,是写书人的编造,是牵强附会。编造、牵强附会的东西不能做为推论的依据。

  第二、沈阳冯氏回族是冯姓人的信仰选择,我们尊重。但沈阳冯姓是回族不能说明冯胜是回族。实际上,沈阳冯姓只是山东陵县冯姓的后裔。山东陵县冯姓是冯胜儿子冯直的后代。冯直娶回族女为妻,其子依母教,因而后代皆回族。这支冯姓后代以后又走到山西,走到沈阳,一代一代都信仰回教,因而那里的冯姓人均为回族。这应是冯姓人向民族大家庭的扩展,冯姓人不但有汉族,也有回族。冯姓人为各民族和睦相处做出了表率。但历史毕竟是历史,不能因为这支冯姓是回族,硬说他们的老祖宗是回族。
  第三、我们是冯诚的后代,据统计,有1700余户,没有一户回族,我们和回族共处一乡,说冯诚是回族,乡人都不理解,看了都感到可笑。乱写书,是很不严肃的事,也是乱史,误人子弟。
  第四、老家人中,知祖者有之,祖碑有之,历史文献有之,乱写改变不了历史!


  

  
我是冯胜直系后代,我来说句话
我是冯胜直系后代,我来说句话
对于冯胜族属,除了白寿彝这个回族人物外,无任何史籍明确说明冯胜是回族,白先生的材料,恕鄙人眼拙,基本靠自己推断!
我有几点证据,是实物证据,敬请来考察!
一、立于大明万历十四年的冯胜公墓。此墓,由长支八代孙恩荫世袭英武卫镇抚冯臣同明万历年立,冯臣同为明朝五品官,按照恩荫为官规则,应为冯胜长子之后代。
二、立于成化二十三年的清源灵显妙道真君庙碑。碑文内,记载冯胜孙冯慎为明代千户,并按辈分记载冯胜从孙子到六代孙。六代孙冯通世袭英武卫镇抚。
三;在冯氏祖林,发现在成化碑上冯景时等人的墓碑,这和成化碑形成对照。
四:我们有家谱,从冯胜到现在(光绪19年,重修,先前的因为康熙年发大水,迷失)
五:我们许村冯胜直系后代从无回族之说,我们在当地建造过关帝庙,二郎神庙,龙王庙,尼姑庵,但从无建造过清真寺,我们信仰的是道教和佛教。
六、许村冯氏祖林,有明清碑近百座,碑文上没有一个回文。
除此以外,我们想凡是冯胜后代只要有承认一个始祖,无论回汉都是一家。但不要臆断发表言论,因为发表这些不负责的言论,是很可笑的!现在冯国用的直系子孙,不也在西平吗,请坚持冯国用和冯胜是回族的到我们沂源和河南西平去考察!事实胜于雄辩!如果你们要来,直接跟我联系,我保证,我们欢迎任何以研究为目的的学者,也欢迎回族本家!
我们觉得,因为元明回汉通婚,冯胜娶了回教女子,为回汉融合做出了贡献!子从母教,这是孝道!怎么连冯胜也成了回族?(fengchengping)
本帖地址:
发表于 2011-5-19 15: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诚如以上宗亲所言,我们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相互之间的通婚形成了同性不同族的情况,至于说到某一个人具体是什么民族,可能只有自己本人认可什么民族就算是什么民族,后人强加或意会都是无用的,也没有什么具体意义。毕竟我们从三皇五帝开始,繁衍到现在是几千年,数百代人,谁又能保证我们的祖先都是同一民族之间通婚呢?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国家历史上有些时段歧视少数民族,有些时段有排斥汉族,这都为祖先们为了生存选择不同民族提供了客观理由。事实上只要认准了自己的具体祖先是谁就行了,至于是什么民族就不需要追究了。
发表于 2011-5-30 20: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啊,还是不明白
发表于 2011-7-15 14: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宋国公冯胜先祖的墓及碑都在山东沂源县,还有明朝成化年间修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庙纪念碑所证实。2008年清明节,山东陵县回族冯氏宗亲团一行八人考察考证了以上实物。沂源县冯氏至今保留着明清临朐文学世家的祖谱;山东青州冯氏家谱记载,冯胜公一支是由青州迁到安徽定远县的。目前,山东青州冯氏家谱最早的记载在南宋末期。根据安徽歙州鸿飞村家谱记载:该村始祖子华公是由山东青州迁出,青州冯氏早于晋朝定居于此地。现在历史上说冯胜公一支是回族,是以沈阳回族冯氏家谱记载来证明的,沈阳回族冯氏是清朝雍正年间由山东陵县迁出的。
发表于 2011-7-15 14: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代开国元勋、宋国公冯胜墓葬异乡之谜(转载)





                                                               山东沂源冯成平
       在鲁中山区中部,有一个特别的丘陵,它北面是高耸的青龙山,南面沂河犹如一条玉带环绕,在风水先生眼里是绝佳的风水宝地。在这个丘陵之上,有一片普通的墓园。在墓园中央有一座普通的墓葬,这是一座典型的石砌墓,方圆不过十几平方。乍一看很普通,可你要仔细看这座坟上的碑,你会大吃一惊,原来这座墓的主人竟是堂堂的明代开国元勋、兵马大元帅,后封宋国公冯胜的墓葬。读《明史》的人都知道,冯胜是安徽定远人,为何死后葬身偏僻山野之中?
        这还与明洪武朝血腥屠杀功臣有关。在朱元璋坐稳天下以后,逐步着手除掉功臣。冯胜即为其中之一。迁到许村。《明史》载:“胜功最多,数以细故失帝意。蓝玉诛之月,召还京。逾二年,赐死,诸子皆不得嗣。”当然,也有记载认为冯胜暴卒。由于冯胜被害,诸子皆不得嗣,再加上当时明太祖朱元璋生性猜忌,往往大杀功臣之后株连家人,致使冯胜后人四散逃离。
        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听到了当地冯姓老人这样的传说:
        600多年前,那正是明洪武28年,此时朱元璋已是68岁,在古代中国人的寿命超过70岁就很少了,而朱元璋此时离去世也仅仅还有三年。此时,他考虑的最多的是如何保持他创立的大明江山能够流传千秋万代,而最不让他放心的就是曾在他手下打江山的各位战功显赫的武将。在此以前,许多屡立战功的、声威赫赫的将军,早已在各种案件中受牵连而被诛杀。元勋宿将之中,冯胜可以说是仅存的硕果。因为冯胜兄弟忠于朱元璋是世人皆知的,而且冯胜之兄冯国用很早来到朱元璋身边的儒士之一,文武双全,无论还是定鼎南京的策略的提出,还是指挥打仗都很有一套,壮年战死沙场,朱元璋不胜悲痛。实际朱元璋的心理是和我们一样的,老死堂屋,甚至令人生厌,英年早逝,反令人刻骨思念。朱元璋爱屋及乌,自然对冯胜有所偏爱。
        可是到了1395年2月22(即洪武28年)早,朱元璋最后下定了决心。他招在南京赋闲在家的冯胜进宫赐御宴,朱元璋显得很高兴,两人一起回顾了几十年的风雨历程,君臣之间好似很久没这麽畅谈过了。宴会一直进行到下午,临行时,朱元璋拉住冯胜的手赐酒一杯,此时冯胜好像预感到了什么,竟显得很不情愿,无奈之下,喝下御酒,在喝了御赐的酒后,于当晚暴毙身亡。朱元璋因冯胜喝御酒时面有不悦,遂以对皇上不敬之罪下令削去冯胜爵位,不许后人承袭爵位,并令其后代扶丧归葬。
        因为冯胜祖籍安徽定远,按说应该归葬定远,这时冯胜的几个儿子意见发生了分歧。有的要回定远,有的主张在南京安葬。但最后两种意见均被否定,因为冯胜为官之时,风光荣耀,而此时是有罪之身,不是荣归故里,故不回定远。而在南京也不现实,像徐达和冯胜一样,他生前封封国公,卒后追封王,加武宁的谥号,赐葬钟山之阴,为明孝陵陪葬墓,何等荣耀,而冯胜不但无陪葬皇帝的荣耀,更不可以擅用国公之礼,这对冯胜后人来说葬在南京是一种耻辱,所以最后也被否定。最后冯胜诸子决定北迁,因为在此以前山东青州就有冯胜同宗兄弟,而且他们在此地树大根深,正好投靠。
        于是他们连夜收拾行装,扶丧北去。至山东青州府蒙阴县瞻代乡南河社许村,他们看此地,青龙山峻奇秀丽,呈环抱之势, 青龙山之阳有龙脉聚集,犹如苍龙腾飞,呼之欲出。山下沂河水清澈见底、绕山而过。正符合风水先生说的山环水抱,玉带缠腰。而西面虎崖壁立千仞,形同一道屏障,正是上有保障,子孙冠带之象,于是就决定在此地扎根落户。
         冯胜后人迁到名不见经传的许村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临时决定的呢,原因不得而知。但是,位于冯氏祖林里的冯胜墓及碑,以及明代成化年冯胜之孙冯慎重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行宫的功德碑,却以实物的证据向我们证明,许村冯氏确实是明代开国功臣、宋国公冯胜的后裔,冯胜确实葬身于此。
        一些历史资料记载和当地实物资料中,我们找到很多线索,揭示了冯胜墓葬异乡的真实性。
        其一冯胜到过许村一带,明史记载冯胜,“从大将军达北征,下山东诸州郡。”“十一月壬子,克沂州。(徐)达即日率师抵沂州,分兵急攻之。都督冯宗异令军士开坝放水,宣自度不能支,开门降。”(明,谷应泰)。“洪武元年,进兵破延平,擒陈友定。二年,大将军平陕西还,祯与副将军冯胜驻庆阳。三年讨平沂州答山贼。”(《明史、列传第十九》而许村古属蒙阴,蒙阴属青州,与沂州相接,而且青州冯氏望族正是冯胜同宗。这说明他及其后人比较熟悉这个地方,而且有同宗可依,这就是冯胜后人迁至此地的依据之一。
        其二明代成化年冯胜之孙冯慎重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行宫。明朝正德十三年南京英武卫冯胜六代孙镇抚冯通所立碑记载:“于是本庄前任千户冯胜之孙冯慎长男冯佐感于心焉。于念父子同心协力谨率乡耆请命工匠镌立石碣经营修理,不数月而庙堂及东西山神土地庙宇拜廊焕然而华表装塑神像粲然而煌耀。成化二十三年季春吉旦。大明国青州府蒙阴县瞻代乡南河社许村庄建庙功德主:冯慎吴氏长男冯佐王氏刘氏次男冯佑阴氏三男冯辅郑氏四男冯弼冯氏五男惠访南京英武卫冯胜六代孙镇抚冯通现配李氏,正德十三年二月十九日立”。
        由此看来冯胜之孙冯慎及其子孙在明朝成化年间早就定居许村。而重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行宫距冯胜赐死才90多年,由此看来可信度相当高。
        按人口繁衍学规律,冯慎为冯胜孙是可信的,在古代,五代同堂,四世同堂的事在古代也屡见不鲜,第一代去世,因为晚育或头几个孩子是女孩,孙子也可能与爷爷相差七八十年,何况冯慎当时都有四个儿子了,且三个已经成家里业,碑文记载他是前任千户,也就是说他早已年迈去职了,那麽他至少要60或70岁左右,所以他降生距也就是在冯胜去世前后10年左右,所以他重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行宫时距冯胜赐死90年左右非常可信。
         其三关于冯胜墓葬问题,我们各方面做了论证和考察
         今天,在冯氏祖林里的冯胜碑还能依稀辨认出“实授南京英武卫左所……兵马大元帅………明故祖冯讳胜之墓……现任世袭镇抚八世孙冯臣同立……大明万历十四年岁次季春”等字,以及几个单个不成文的字。
        (一)祖坟的真伪问题,始祖卒于1395年。始祖为暴卒,诸子皆不得立,后人为避难,不可能立即立碑。只可能先下葬,后立碑。立碑时间为1586,相距190余年,按人口繁衍学规律,古冯臣同为八代孙也是可信的,据冯胜墓碑记载来看,我冯氏已居于此地很久了,上面的合立人为冯臣同的族叔,主立人却是冯臣同,这就说明,他的族叔并非亲叔,而且出五服才叫族叔。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就应该换一下位置,可见冯臣同为冯胜八代嫡孙,而臣同的族叔却不是七世嫡孙,冯臣同的父亲才是七代嫡孙,而立碑时早已故去。可见万历十四年立碑时,冯臣同的叔,都已经出五服了。冯胜墓应为后世子孙所立,应当是真正为祖先所立的始祖墓!
        (二)再者如果不是真正祖先,谁会给一个被朝廷赐死的人立碑呢?古人可以为他们所敬仰的人造坟立碑,却不大可能以后世子孙的名义立碑,像历史上的王昭君、杜甫都有好几个坟墓,但都是众人所立,为表达众人的景仰而已。始祖冯胜墓碑却准确无误的刻着立碑人为“八代孙冯臣同立”,这样就点明了墓主人与立碑人的关系。
         (三)从立碑人身份来看,他与冯胜的关系。他是世袭南京英武卫镇抚,官位不低。
         在明朝只有恩荫的世官,并入军籍才能当这个官,而且当时明朝的军队管理相当严格。冯胜的哥哥冯国用就是英武卫上级领导“都指挥使”,国用去世后,《明史》记载   “兄卒,袭职”,所以臣同到到英武卫任职,就是冯胜兄弟的所任职的部门,当然按规定要荫叙录用。
        《明史》上说“有明一代,受公、侯、伯爵者除功臣、外戚外,还有宦官子弟与少数民族首领。受封而领铁券者,为世袭封爵,否则为流爵。袭封则还其诰券,核定世流降除之等。爵位世袭,或降等以袭。”。而《明史》又记载:洪武十六年,定职官子孙荫叙。正一品子,正五品用。从一品子,从五品用。正二品子,正六品用。从二品子,从六品用。正三品子,正七品用。从三品子,从七品用。正四品子,正八品用。从四品子,从八品用。正五品子,正九品用。从五品子,从九品用。正六品子,于未入流上等职内叙用。从六品子,于未入流中等职内叙用。正从七品子,于未入流下等职内叙用。”说明袭职者要降五品任职。
        而《明史》记载冯胜:二十一年奉诏调东昌番兵征曲靖。番兵中道叛,胜镇永宁抚安之。二十五年命籍太原、平阳民为军,立卫屯田。皇太孙立,加太子太师,偕颍国公友德练军山西、河南,诸公、侯皆听节制。”明朝官志记载:“令有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从一品);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正二品)”即冯胜为从一品太子太师。
   明朝《官志》又记载“从五品(月俸十四石) 侍读、 侍讲学士、 谕德 、洗马 、尚宝少卿、 鸿胪少卿 、侍读侍讲学士、五府经历、 知州盐运司副使、 盐课提举 、卫镇抚(六代孙冯通、八代孙冯臣同均为卫镇抚), 副千户、 仪卫、 副招讨 、宣抚司副使、 安抚使安抚。”他们为卫镇抚正好为从五品,正符合上面所说的荫叙降五品使用的规定。
四假设,冯臣同不是冯胜八代孙,一个南京的世袭武官他为何要他何以要远行千里到这个偏僻的地方为一个不相识的人立碑呢?何不就近立一个? 他的目的是甚么?他怎麽会知道这有冯胜墓?怎麽会冒风险会给一个罪人立碑呢?他的动机是甚么?何况许村距南京千里之遥,如果他不是这里人,他怎麽知道来此的路线?既然他是许村人,他靠的何人的庇荫去世袭镇抚?
         我们找遍祖林的坟墓,没有发现冯臣同之墓,可见他在南京去世。
        其四,冯胜平反昭雪的问题。
        常理推断,冯胜平反可能性很大。毛佩奇在《开创与守成之间》一文里说:建文二年九月,建文帝下令“赦流放官员,录用子孙洪武中以过误逮及得罪者,皆征其子孙录用之” ,“征洪武中功勋废误者子孙录用之” 。而冯胜之孙在成化前任千户,六代孙在正德朝任镇抚,可能就是建文朝赦免的。
        再次,冯胜与朱明王朝关系来看,子孙荫叙为官,很有优势。靖难之役后,明成祖即位,而朱棣同母弟朱橚是冯胜女婿。朱橚是明太祖朱元璋第五子,传记见《明史?列传第四?诸王一》:“建文初,以橚燕王母弟,颇疑惮之。”。明成祖即位后对周王优礼尤加,手足情深,终其明朝一朝,世代世袭周王。
        对于冯胜平反,虽无正式文字记载,但从各种记载来看冯胜确实被平反。
        清光绪《祥符县志》载:“宋国公冯胜祠在新昌坊,祀明朝功臣冯胜。成化十一年建。有功于汴故祀之。明末河水没。”可见早在明朝成化年见,冯胜就被人敬仰,如不昭雪,谁敢给一个罪人立祠。
        《蒙阴县志》(康熙十一年本,第二卷)记载冯胜“时时失意暴卒。诸子皆不得封。至万历九年,九世孙冯乐王告袭,议降镇抚,以族人互争长,辄止。事在通纪,墓在许村。 说明有资料显示编纂蒙阴县志时,就有允许冯胜后人袭职的材料,不然这个记载从何而来呢?而《明史》说是赐死,蒙阴县志记载为“暴卒 ”,这已经成为悬案。而《明史》并未再进一步记载冯胜之子以后的下落和后世子孙是否荫叙为官。何况,《明史》的记载多有谬改,这已是史学界共识,不必详述。《蒙阴县志》为康熙十一年,那一年《明史》的作者张廷玉才出生呢!
        从《重修清源灵显妙道真君行宫记》来看早在成化年间冯通就已袭爵,这与清光绪《祥符县志》载吻合起来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蒙阴县志》中记载是万历九年九世孙冯乐王告袭,但被搁置,也可能冯乐王不是长支才由八代孙冯臣同袭爵,这也与《蒙阴县志》记载没有冲突。
         而史学界一直认为的直到南明,冯胜冤案才得以昭雪也是不准确的。
        人们作出这个判断的重要的依据就是计六奇(1622 年—?)著的《明季南略》。但是,明末清初无锡人计六奇(1622 年—?)著《明季南略》只记载:十二月纪初四(戊午),录国初功臣冯国用、冯胜各世袭指挥。”只说让其袭指挥,并未说以前赦免其罪,也没说明以前子孙没荫叙,只是现在荫叙的官职高了。
        第二个就是《古夫于亭杂录》的记载。清代大学问家王士禛在《古夫于亭杂录》中记载“明初功臣:明初功臣,中山而下,唯傅颍公功最大,而始终无纤毫之过,乃终不见容,至于不保其身,不保其子,论者冤之。南渡后,始以给事中李清言,追赠丽江王,谥武靖。而冯胜亦赠宁陵王,谥武壮,又进祀于功臣庙。”其实这与计六奇记载的是同一件事。
悠悠百年,昔人已逝,唯有元帅的功业令后人永久怀念。一代勋臣,身前荣耀,身后凄凉。在此衰草遍地的鲁中山脉中部,长眠着我们的将军,唯有青山无语,仿佛见证着这段不寻常的历史
发表于 2011-7-15 14: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帝王将相,平民百姓,究竟谁更幸福?
发表于 2011-11-26 19: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安徽定远县范岗村宋府村还有冯胜的族人,他们是汉族。据那里的族人讲从来没有听说是回族这事。
发表于 2012-6-11 00: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冯启珍

                                                                                         尊重历史,不误后人
    姓氏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特有的文化现象,是国史、地方志的补充,研究姓氏文化就是为了使历史脉络更清晰;姓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姓氏文化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重要纽带,所以我们的学者、后人在进行史料研究和姓氏文化研究时,必须尊重历史,将历史本来面目呈现给后人,这样才能不误后人,才能避免不必要的纷争,才有利于民族团结,有利于家族的团结。本文有理、有据,史料详实,无可辩驳。冯氏家族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大家族,其内涵博大精深,不能妄下结论。把冯氏的部分后裔是回民和冯氏家族都是回民等同起来是草率的作法,我也是冯氏嗣孙,我族有自唐朝以来的详实记载并非回族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3-22 07:49 , Processed in 1.129724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