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632|回复: 62

冯峥莫纯铁书画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17 01:5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宗亲更好的交流,请实名注册,非实名注册需要改名者联系中华冯氏网站长(冯培衡)QQ:1080200 联系站长
本帖最后由 冯健生 于 2010-4-17 04:06 编辑

冯峥宗亲授权本站独家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本网管理员。
IMG_1884.JPG

【冯峥简介
    冯峥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从事文艺创作40余年,出版有:长篇小说《渔乡子》等文艺作品30余种。与人合集20多种;主编出版各类集子10余种。其中,《漠海钩沉》获国家“山花奖、电视《渔家故事》获省五个一工程奖、小说《七级总理》获省作协首届新人新作二等奖、《新潮女三戏诸葛壳》获广东省第三届鲁迅文艺奖。小戏《子教三娘》、《三亲家》、《亲家路窄》参加省演出获奖,并录像播出;电视片《守门人》等4个在省评选获奖,《漠阳江情思》发行海内外;散文《漠江山水入画来》、《那琴情思》选进市乡土教材。国画《傲雪》获中国作家协会2007年主办的“当代中国作家书画展”优秀奖,并被收藏。
IMG_1885.JPG



大狗小狗一齐吠
   
冯峥
         
    世界上有大狗,也有小狗,小狗不应该因为大狗的存在而慌乱不安。所有的狗都可以叫! 小狗也要叫,就按上帝给的嗓子叫好了! ————契诃夫

   

    我是怎么画起画来的,200385日的自画像题跋有个说明:癸未年盛夏,天奇热,降非典瘟疫。不能外出,困在斗室,无事可为。忽发奇想,乃大笔一挥,以丹青寄意。不料一发而不可收,积“大作”竟数十。朋友谓,老冯峥一不小心一觉醒来由作家变成了画家。只有我自己知道,此乃临老学吹箫也。


    上面有一句“忽发奇想”,这里可作个注解。从198752日任阳江县文联主席,到从200947日从阳江市文联主席的位子退下来,我连任了一个地方的文艺首领共22年,这在全国亦属罕见。一个初中还未毕业的竖子混迹江湖已属不易,更莫说要文艺领军一个地方多年。我深知自己有多少斤两。知道在阳江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没有几手“火烙脚”是很难“镇得住脚”的。我不敢松懈,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在文学创作上,我得到了省的鲁迅文艺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几个顶级奖;在民间文艺方面,我得到了全国顶级的“山花奖”;在音乐创作上,我有自己作词自己谱曲的歌曲在省电台播放;在戏曲方面,我有几个剧本代表粤西地区、阳江市到省里参加汇演并获奖;舞台表演方面,1988年的阳江市电视迎春晚会,我自编、导、演了小品《人命关天》和相声《阳江人学普通话》等节目,和历年山歌擂台主持人的经历;在舞蹈创作上,我的《谭船舞》在阳江市第二届旅游文化节上由省歌舞团演出……


    但是唯独书画我还未有涉及。于是这年我便“忽发奇想”:如果我书画还不会,那仍是个残缺的、不合格的文联主席。我要攻下这最后一个堡垒——这便是“奇想”。

本帖地址: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健生 于 2010-4-17 02:07 编辑

    之所以谓之“奇”,是因为在众人看来,我与书画是不沾边的。甚至我前几张画出来了,连我家里人都不相信:“二哥,如果这画真是你画的,那就很了不起啦。”市里每次书画展览,实在要我讲话,我也能说些“纸是宣纸,墨是好墨”一类不疼不痒的官话。其实,还在小学四年级我就喜欢上画画。那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父亲和我一样,也是小学未毕业混到了个小学校长。他琴棋书画拿得起放得下。当年他任教所到的村庄,墙上都有他的壁画标语大字。他遗留下来的书法,现在请行家品评,也属“可以”一类。在他的影响下,我也经常临摹一些自己喜爱的书画作品。记得四年级时的那个寒假,在寒风抖擞中临摹了一张徐悲鸿的马,触景生情,题了“寒风瘦马”几个字。自我感觉良好,贴在斗室墙上。四舅看了,说画得还好,但是题字错了,应是“古道西风瘦马”。若干年后,我才知道,这是马致远《天净沙》里的词句。但是这点爱好,很快让考学、以至后来找生活等世道奔波给湮没了。再后来,专门在文学上用功,也就再也没拿过画笔。但我对书画还是爱好的。到后来,我当上了文联主席,难免要和书画接触,尤其是每当外地书画家来访,我作为地方之主,总少不了鞍前马后做些掀纸磨墨的杂差。出于礼貌,还得立在一旁,直待人家大作完毕,带头鼓掌叫好。这虽是无聊的事,但强迫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从白纸一张到大作一幅的整个过程。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从一个又一个的画家身上偷到了一点作画的皮毛。

    “奇想”一立,也考虑一下,学书?学画?之所以最后定下学画,是因为多年来我无师自通的练就了一手“冯体”,积重难返,积痼难医,与其医“旧积”,还不如“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于是定位:学画。


    我从墨水落到宣纸上的融化找到快感,爱上了国画。


    没有老师,只是照名家画作临摹。画得似是他的,画不似是我的。我认同“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健生 于 2010-4-17 02:09 编辑

    我没有专业画家的压力。画得不好,可自我安慰对外解释:我是写作的,不是画画的,我是拿来玩的。没有心理压力,就放得开,信马由缰,于是一个月下来便“积大作数十”。

    听说我“山猪学吃潲”,许多画界朋友便来看热闹。口直心快的便嗤之以鼻;滑头拍马屁的便屎中觅道硬找出几个优点表扬表扬。到最后离开时,大家竟达到共识:老冯峥这些是文人画。


    文人画?这些朋友竟是给我指出了努力方向!是的,我的专业是文,副业才是画。我应该在文字上发挥我的特长。于是我便在一些画面的题字中抒发我的感想,并且取得了效果,人们说,看老冯峥的画,最爽是上面的题字。


    这期间,我得到一个提高的机会。从1997年至2007年,我连续当了两届共10年的省政协委员,并且是文艺组的组长。我的这个组里几乎囊括了广东当代一些著名画家:刘斯奋、冯兆平、陈振国、方唐、罗宗海、黎明、潘行健、梁明诚、王璜生、叶献民、伍启中、关伟、李公明、李筱孙、尚涛、赵健、董小明、林丰俗等。每年政协年会,大概有10多天时间住在珠岛宾馆里。我和乡里族兄冯兆平同住一个房间。那时他正向市场转型,由获得全国版画鲁迅奖的大家,转向国画学习。每次来报到,他从飞机上带下飞机餐的塑料盒当画碟,买来大卷宣纸,甚至在会议期间也偷回房间画画。(我是他的组长,请假“偷鸡”绝对优势!)休息时间,大家多聚集在我们房间。这些画家都犯职业病,困着开会多日,个个手痒难耐,即兴作画。我除了傍福得来他们许多作品外,更得到他们的真传。如果说,以前为画家服务是无心,现在便是有意偷师。10多天下来,偷得许多名师真传,甚至还沾光合作,绝对快哉!


    2004 19日─16日,我和5个画友在市群众艺术馆举办过画展。狂妄不?那是几个画友的提携。他们是事业有成,成心弄我上贼船。我呢,站在这个位子上,端着茅坑就要拉屎,是要藉此实践我的一个观点:为建设文化名城,大狗小狗一齐吠。我这只小狗带头吠。可不料这次摆档,却卖得3000多块!我猜想,这些傻瓜,一定以为我的作品快“升值”了吧?


    把我的画推上“顶峰”,也是来于一个偶尔的机会。2007年,广东省作家协会“捞过界”,搞了一次全国当代作家书画展。征文通知下来,我本无意参加,我知道我的斤两。但又一想,这不像其他画展交多少钱买多少奖,家里又有的是“大作”,何不去赌一铺?不料下这一注下来颇有收获,得了个什么奖不足算,我的那“大作”出了画册,还让国家收藏了,气得一些真的画家心脏病发。


    就像抽烟一样,一上瘾就很难戒掉。退休后,在老兄陈略的提携下,我便成了专业“画家”。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健生 于 2010-4-17 02:13 编辑

    口水多过茶,自卖自夸自我表扬半天后,该说说我的拍档莫纯铁了。

    前不久的一天,阿铁找我,说我们出画册吧,干不干?我不假思索:干!怎么不干?我们又不靠这个赚钱,不靠这个扬名,纯为一个“爽”(我以为,文艺的最高境界就是一个“爽”字)于是开始张罗出版事宜。一个电话和斯奋兄说,我出画册你支持不支持?支持。于是一朵鲜花便插在了牛粪上————斯奋兄,委屈了你的题名!


    我什么时候认识阿铁,已无可跟寻。记得那时他的书画在市内已小有名气。后来才知道他原是官方一个什么公司的头。全民经商那会儿,他听党的话服从组织安排,义无反顾“噗通”一声,跳下商海。“整顿”那会儿,他的那个公司“接到上级通知”,乖乖“执笠”了,他也莫名其妙的加入“待业”队伍。直到现在,他久不久还要履行那个公司负责人的职责,去开一些没完没了而又实际解决不了问题的大会小会。


    常言道,苦难出英才,人生难得少年穷,是金子总要发光。阿铁从这个海沉下去,却从那个海浮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在阳江书画界混出了个模样来了,还带出了不少徒子徒孙。你说这不是命是什么?事实是,这边死了一个经理,那边生了一个书画家。怪不?


    我思疑,阿铁也像我这样属于无师自通那类。所以他和我合得来,时常指点我这个蠢才。他多才多艺,书法、美术、篆刻件样皆能(我的几个印章都出自他的大手笔),而且这个奖那个奖也领了不少。那次“五人书画展”就是他带挈我的。


    阿铁自甘淡薄,自知一张“大作”卖不了几个钱,更不会有人排队买他的“大作”,于是以副业养正业,搞个装裱铺子养家糊口。闲时学雕塑,学纸扎……有几个漆画作品还在省里领了奖,因此在美术家的桂冠上,又多了一个广东省民间文艺家的头衔。


    他和我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好玩。在书画上都没什么压力,没什么负担,以平常心态,把艺术当作是一种爱好,把别人打麻将唱ok的时间用在书画上。别人赢钱高兴,他画完一张画也同样高兴,那幸福指数甚至高过前者,岂不快哉!


    龙找龙凤找凤,虱子找臭虫,都是因为臭味相投。阿铁之所以找到我来作伴,什么都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按一般规例,一本集子出版总要写个前言后语什么的,解释一下来龙去脉。阿铁叫我写,我也不会假意推辞。一早起来,按照时下“表扬与自我表扬”的写法,想到什么写什么,大言不惭,信口开河就写下了这个序。意在再次宣扬那“大狗小狗一齐吠”的观点。其实,这么多年来,我就是凭着契诃夫这鬼佬的教唆,才拼搏出来的。但我看来,还应该在最后再加上两句,即“谁吠到最后,谁就吠得最好”,谁吠到最后,谁就能成“吠星”。君不见,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老不死,个个都成了大师?


    最后说了这几句刻薄的话,只是想把艺术那层神秘的面纱揭开,不让我们的“家”们到处吓人;告诉有志者,只要你肯努力,你也能够成功。这一定得罪不少“家”们,说我无知、狂妄、偏激。嘴巴长在别人头,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是拿来玩的,管他人前人后骂街骂娘。套用一句赵本山小品的流行语:让他们吠去吧,我们玩我们的。


                                己丑中秋重阳于石湾村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3755.jpg
      现代潮流兴,有时也可以自己贺自己。否则哪来许多贺词?这当然不止我们这些小伪(艺)人,还有许多著名大公司。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3763.JPG
俺乃阳江老冯峥是也(自画像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3764.JPG
俺乃阳江老冯峥是也(自画像之二)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冯健生 于 2010-4-17 02:32 编辑

DSC_3727.JPG
徐文长造像(68 x 68cm)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3729.JPG
参不透的禅(90 x 70cm)
 楼主| 发表于 2010-4-17 02: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DSC_3731.JPG
茶可道,非常道(70 x 46c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3-24 11:07 , Processed in 1.221484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