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4|回复: 0

偃武大槐树移民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7 17: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宗亲更好的交流,请实名注册,非实名注册需要改名者联系中华冯氏网站长(冯培衡)QQ:1080200 联系站长
本帖最后由 冯启珍 于 2020-1-27 17:41 编辑

                                                   作者 解汝祥
    摘要: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黄泛区流传着明朝初年山西洪洞县大槐树移民的传说,困扰着专家学者和广大寻根爱好者。很多专家对山西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持否定态度,但又找不到真正的移民源头。笔者通过对邳州市岔河镇良璧解氏始祖碑文以及出土文物研究发现,良璧解氏的家族历史十分清晰,而大槐树移民也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真正的大槐树移民的发源地就在今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良璧村。
    山西省洪洞县明朝初年大槐树移民传说一百多年来流传在江苏北部、安徽北部、山东南部以及河南东部等广大地区,而很多移民后裔到山西省洪洞县去寻根问祖都是失望而归。研究移民历史的专家学者质疑明朝初年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移民的真实性。
邳州市岔河镇良璧解氏家族,也流传着解氏始祖和本村邹氏始祖是表兄弟,他们于明朝洪武初年从洪洞县移民而来的说法。邹氏也有同样传说,且两姓表亲辈份分明。1994年清明为了响应当时的岔河乡政府号召,解氏搬迁了祖坟用于扩建良南村小学,在搬迁祖坟过程中解氏族人发现祖碑上竟然密密麻麻刻满了文字,之后找到专业人士拓出了碑文,从而揭开了一段尘封近千年的历史真相。解氏祖碑刻于大明洪武四年(1371年),碑文明确记载解氏始祖名讳、始祖来自洪同古邑、来源路线、淮阳军、立碑人名讳、良璧解氏后人百家、外迁三个将军名讳、良璧村的地理位置以及刻碑人王XX等等重要信息。同时出土五枚铜钱,确定了良璧解氏始祖生卒年代,推断出良璧解氏始祖于北宋仁宗天圣年间从军而来。这也就否定了解氏属于明初洪洞县移民的传说。
同样,邳州邹氏的大清光绪年间修订的家谱也记载邹氏始祖于明朝洪武年间奉旨从山西洪洞县移民而来。最近邹氏再修家谱已经确定了在北宋之前已经有邹姓先人在邳州生活的历史,否定了邹氏明朝初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来的传说。
徐州及附近省市地区,明初洪洞县移民传说影响的岂止千家万户,据说影响人口以亿计。
那么流传范围广泛的“始祖来自喜鹊窝”真相怎样?笔者通过调查走访以及研读地方志、《金史》、《明史》、《明太祖实录》,并采纳国内许多研究学者的成果,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论述。
一、洪洞县明朝初年移民可能性排除。
1、山西省洪洞县属临汾市,地处山西省西南部,临汾盆地北端,东隔霍山与古县交界,西靠吕梁与蒲县相连,北与霍州、汾西县为邻,南与尧都区接壤。东部为霍山,最高峰老爷顶海拔2347米;西部为吕梁山系,山势低缓绵长,最高峰泰山顶海拔1347.6米。山地外围分布有大面积的丘陵,靠东西两山自北向南连绵不断,多形成梁、桓、茆等,山地占总面积的18.9%,丘陵占32.8%,山前倾斜平原占26.7%,中部河谷阶地占总面积的21.6%。属于太行山脉和吕梁山山脉,崇山峻岭,交通艰难。在600多年前的明朝初期,其他地市的外迁移民跋山涉水来到交通不便且既不是府衙又不是州治的洪洞县广济寺领取移民路费没有可操作性,也不符合常理。
2、洪洞县志记载。洪洞县志明代嘉靖年间到清末编修六次,从未提到过对外移民。通过考察洪洞县历代县志可以发现,在大槐树传说记载的历史时期,洪洞县还没有城,所以很难想象这里会设立移民机构,后世各类族谱记录的地名大多无法核对上。而大槐树移民传说第一次出现在民国六年的《洪洞县志》中。洪洞县大槐树移民的故事是清末山东省某些寻根者说给洪洞人听的。而现代的洪洞县志大篇幅记载洪洞县对外移民的故事,“穿越”得很精彩。据史料记载,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洪洞有11900户,92872人;永乐十年(1412年),有11592户,87775人;成化八年(1472年),有11448户,98240人。可见明初洪洞县户数和人口数变化不大。因而从地方志中排除了洪洞县大槐树移民的可能性。
3、明朝正史记载分析。根据《明实录》、《明太祖实录》和《明史·食货志》记载,明朝移民始于明洪武三年即公元1370年,洪武年间移民10次,明成祖朱棣永乐年间8次,历时四十七年共18次。
下面把历次的移民记录列举如下。
(1)公元1370年。《明史·太宗实录》载:“(洪武)三年,……辛巳,徙苏州、松江、嘉兴、湖州、杭州民无业者田临濠,给资、粮、牛、种,复三年。”(洪武三年,朱元璋的老家凤阳属于临濠府。)
(2)公元1373年。《明史·食货志》载:“(洪武)六年,徙山西真定民屯凤阳。”
    (3)公元1376年。《明太宗实录》卷一一0载:“(洪武)九年十一月,徙山西真定民无产业者于凤阳屯田,遣人赍冬衣给之。”
    (4)公元1388年。《明太宗实录》卷一九三载:“(洪武)二十一年八月,徙山西泽、潞二州民之无田者,往彰德、真定、临清、归德、太康等闲旷之地。”
    《明史》卷三载:“(洪武)二十一年八月,徙泽、潞民无业者垦河南、北田、赐钞备家具,复三年。”
    (5)公元1389年。《明太宗实录》卷一九三载:“洪武二十二年九月,后军都督朱荣奏,山西贫民徙居大名、广平、东昌三府者,凡给田二万六千七十二顷。”
    (6)公元1389年。《明太宗实录》卷一九七载:“(洪武)二十二年九月,山西沁州民张从整等一百一十六户告愿应募屯田,户部以闻,命赏从整等钞锭,送后都督佥事徐礼分田给之。”
    (7)公元1392年。《明史.太祖本纪》卷三载:“(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冯胜、傅友德率开国公常升等分行山西,籍民为军,屯田于大同、东胜,立十六卫。”
据《明太宗实录》卷二二三载:“(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冯胜、傅友德等在大同等地屯田,计平阳选民丁九卫,太原、辽、沁、汾,选民丁七卫……,每卫五千六百人。”
    (8)公元1392年。《明太宗实录》卷二二三载:“(洪武)二十五年十二月,后军都督府佥事李恪、徐礼还京。先是命恪等往谕山西民愿迁居彰德者听。至是还报,彰德、卫辉、广平、大名、东昌、开封、怀庆等七府徙者凡五百九十八户。”
    (9)公元1395年。《明太宗实录》卷二二六载:“(洪武)二十八年正月,山西马步官军二万六千六百人往塞北筑城屯田。”
    (10)公元1402年。《明史》卷五载:“(洪武)三十五年九月,徙山西民无田者实北平,赐之钞,复五年。”
《明太宗实录》卷十二下载:“(洪武)三十五年九月,户部遗官核实太原、平阳二府,泽、潞、辽、汾、沁五州,丁多田少及无田之家,分其丁口以实北平各州府县。”
(11)公元1403年。《明太宗实录》卷四十六载:“(永乐)元年八月,定罪于北京为民种田者,其于有罪俱免,免杖编成里甲,并妻、子发北平、永平等府州县为民种田。礼部议奏:山东、山西、陕西、河南四布政司就本布政编成里甲……上悉从之。”
(12)公元1404年。《明史·成祖本纪》卷六载:“(永乐)二年九月,徙山西民万户实北平。”
《明太宗实录》卷三十一载:“(永乐)二年九月,徙山西太原、平阳、泽、潞、辽、汾、沁民万户实北平。”
(13)公元1405年。 《明史·成祖本纪》卷六载:“(永乐)三年九月,徙山西民万户实北平。”
    《明太宗实录》卷四十六载:“(永乐)三年九月,迁徙山西太原、平阳、泽、潞、辽、汾、沁民万户实北平。”
(14)公元1406年。《明太宗实录》卷五十载:“(永乐)四年正月,湖广、山西、山东等郡县吏李等二百十四人言愿为民北平。命户部给道里费遣之。”
    (15)公元1407年。《明太宗实录》卷五十九载:“(永乐)五年五月,命户部从山西之平阳、泽、潞、山东之登、莱等府州五千户隶上林苑监,牧养栽种。户给道里费一百锭,口粮五斗。”
(16)公元1414年。《明太宗实录》卷一四九载:“(永乐)十二年三月,上以其(隆庆)当要冲,而土宜稼穑,改为隆庆州……而以有罪当迁者实之。”
(17)公元1416年。《明史》卷七载:“(永乐)十四年十一月,徙山东、山西、湖广流民于保安州,赐复三年。”
《明太宗实录》卷一零三载:“(永乐)十四年十一月,徙山东、山西、湖广流民二千三百余户于保安州,免赋役三年。”
(18)公元1417年。《明太宗实录》卷一零六载:“(永乐)十五年五月,山西平阳、大同、蔚州、广灵等府州申外山等诣上言:乞分丁于北平、广平、清河等宽闲之处,占籍为民,拨田耕种,依例输税,庶不失所。从之,乃免田租一年。”
从以上移民记录分析:
(1)十八次移民记录没有提及山西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更没有提及山西移民统一到广济寺领取移民路费。
(2)被移民者是没有田地的农民,迁往洪武皇帝祖居地安徽凤阳、首都南京和新都北平及附近地区,被迁徙者应该说都是幸运的,并不存在民间传说的强制移民的情况。还有主动要求移民的记载,不可能有移民血泪史的传言。
按照正史的记载,可以否定洪洞县移民的传说。
4、结合山西省洪洞县广济寺大槐树树龄不过400年,而明代以前的广济寺大槐树缺乏真实的历史记载,大槐树二代的说法有些牵强附会。一般情况下槐树生长到300年以上直径约1.5米就不再长粗,更不可能存在一棵唐槐占地数亩的科学根据,据此可以得出结论:明朝初年洪洞县广济寺并没有唐朝大槐树,更不会存在“洪洞县大槐树移民”这一历史。
那么,许多省市为什么会有“明初大槐树移民”传说呢?这就需要从以下五个方面进行探讨。
第一“大槐树移民”的流传范围。“洪洞县大槐树移民”在两百年前的家谱记载中几乎看不到踪影,清朝末年以来的家谱中才有一些记载。而互联网时代之前“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流传范围是江苏北部、安徽北部、河南东部、山东南部和河北南部等地区,可以看出传播范围的中心是徐州市。俗语“无风不起浪”,只能说明这一传说在该地区绝非空穴来风。
第二传说中的“唐代大槐树”,而且是树冠占地数亩的唐代大槐树。历史上或者现实中一定有这样的地方符合这一传说。
第三有古代寺庙,且是修建在唐代的寺庙。
第四移民与山西洪洞县有关联,或者有“燕屋”、“燕窝”、“老鹄窝”等地名信息。
第五有大规模的人口来源。
结合以上五方面的特征,符合所有这些条件的只有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的良璧村。
二、良璧是大槐树移民发源地论证。
良璧古称良陂,位于苏北鲁南两省交界处,地属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在邳州城区的西北方向。民国之前属于邳州偃武乡石兰社。村内现有大量的历代遗址、遗物,如古唐槐、唐贞观年间兴建的兴化院遗址和汉代石羊等等,有6000年以上的文明史。根据地方志记载,徐偃王在彭城东山(今戴庄镇倚东村徐山)建徐国,良璧是古徐国粮仓所在地,古代有驻军,是邳州西北重镇。良璧自古就处在交通要道,是山东西南部出省的最重要通道。据地方志记载:贞观十五年(公元631年),在良璧东北隅始建兴化院,村北门客栈住监工官,植种槐树若干。良璧村内现有唐代槐树,国家有关部门测定树龄约1400年。村内老人说几百年来有许多棵唐代大槐树。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仍然有三棵唐槐枝繁叶茂。位于街道中心的属于最南一棵,在汤家茶馆门前,是三棵唐槐中最高的一棵,且树干没有腐烂,1970年良璧大队砍伐该树用于打机井。中间的一棵因位于供销合作社门口,造成许多不便,也于七十年代被砍伐。现存大槐树被砍去两个分枝时,恰逢离职副团级解庆祝制止才保留下来。该树位于良璧北门路西(见附图)。另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有数棵几百年的大槐树分布在村民家中。良璧原住民有姓氏以“三槐堂”、“大树堂”等为自己的家族堂号,可以佐证曾经存在多棵唐槐的事实。

古代良璧四面环水,村西是西泇河,村北是古黄河分支(隋朝以来称为运粮河),村东为宋家沟(古称送粮沟),再往东两公里是古汶河。村南四公里为宋家沟与西泇河交汇处,两河汇流之后向南流往泇口,并入运河。上世纪七十年代邳县人民政府修建了地下涵道,并在其上修建了大桥,打通良璧至岔河陆上通道。
《邳州志》记载,“梁王城北数十里为良璧,元时兴化院在焉。碑所称栋宇膠葛,楼观栉比。殆明以前一巨镇。旧有僧坊、牙埠,牲畜四至,岁人常巨万。”可见当年良璧人口众多、十分繁华。据老人们回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良璧是方圆百里的交通和贸易中心,被称为“小上海”。《邳州志》记载:“(偃武乡)石埠社在城西北,疃上社在其北,有礓石、涛沟二河;石兰社在城北少西。”1953年疃上社和石埠社划为山东省兰陵县管辖,现属兰陵县南桥镇。另有记载,石兰社只有一个村:良璧。石埠在良璧北偏东方向,距离约十六公里,其西北方向三公里处即为唐代老鸪巷桥。古代从兰陵进入现在的邳州西北通道就是从老鸪巷桥到良璧,然后去往良璧东南方向的枣林庄渡口。良璧符合移民传说的必要条件。
一是良璧地处邳州市西北,属于徐州市。良璧村在民国以前的千年历史中属于邳州偃武乡,谐音为“燕屋”乡,移民后裔解读说燕子没有屋,只可能是“燕子窝”,这是燕子窝说法的由来。距离良璧西北方向20公里有老鹄巷和老鹄巷桥,而“老鹄”是“喜鹊”的方言称谓,又被移民后裔误以为“老鹄窝”,从而引申成“喜鹊窝”。正符合传说中的始祖来自偃武乡(燕屋乡)和老鹄巷(老鸪乡)。
二是良璧村现有唐代大槐树,且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有数棵以上。多棵大槐树的存在印证了移民传说中的大槐树树荫十几亩的传言。
三是良璧有古寺庙。距离现存大槐树东北方向500米的兴化院始建于公元631年,本地人称大寺。据史料记载兴化院栽植的就是槐树,后因康熙七年郯城大地震后重建庙宇被砍伐,而兴化院所处位置为全村最高,十数里外仍可见。
四是良璧现住民解姓的始祖籍贯是平阳郡洪洞县解家坡(即现在的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山头乡安头村解家坡),这是移民后裔说“始祖来自洪洞县”最初源头。良璧解氏一世祖于北宋仁宗天圣年间与其他若干年轻人自山西平阳郡洪洞(碑刻洪同)古邑从军到淮阳军(邳州在公元982年之后到金朝统治时期称为淮阳军),已经繁衍生息四十余世。据碑文记载良璧解氏后人自第二世开始就有外迁,近千年来良璧解氏后人遍及全国各地,后裔以百万计。古人记祖籍都是记始祖来源地,才有了始祖来自洪洞县的传言。同时不排除与解氏始祖一起从军而来的山西洪洞县籍其他军人后裔以千万计,人口之众,影响范围之广可想而知。
五是人口符合。元至正十五年(1355年)良璧兴化院重修石碑记载人口巨万,而邳州偃武乡自古就是人类聚居地区,邳州现有三处国家级古人类文化遗址都位于偃武乡,为移民传说提供了人口支撑。
尤其重要的是良璧处在古沂州通往古邳州的交通咽喉要道上,人口流动非常频繁,这也是山西洪洞县所不具备的交通区位优势。
在确定良璧为大槐树移民发生地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邳州的交通地位。邳州市位于江苏省最北部,西北与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区和驿城区接壤,北接临沂市兰陵县,东北与郯城县为邻,邳州有6000年以上的文明史,邳州在宋元时期属于山东西路,公元1221-1223年曾是山东行署所在地。
邳州境内北部有东西向分布的山地丘陵,其他大部分为平原,土地肥沃,交通区位优势明显,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境内河网密布,有中运河、西泇河,西泇河在邳州西北与兰陵县交界处有老鹄巷桥(民国以前属于邳州偃武乡石埠社,现属山东兰陵县,位于兰陵县南桥镇大桥村和兰陵镇小李庄村之间),该河段东部村民称为西泇河,河西部的村民称之为东泇河,经调查走访附近村民,该处河段也被称为老鹄巷河;有古汶河;有东泇河(隋朝之前称武水)、沂河和古黄河纵横交错。尤其在公元1194年到1855年的661年时间里,黄河“夺淮入海”造成境内水灾严重,黄泛区陆路交通受阻。山东西南部为微山湖,湖水东流经台儿庄入邳州境,而沂河成为山东古沂州东西分割的天然鸿沟。古代山东西南等地南下出省最重要的陆路交通要道势必经过邳州,邳州是山东与南方陆路交通的枢纽也是运河水道的必经之地,交通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论证大槐树移民,不得不提金国统治时期的“红袄军”起义。
十三世纪初,金国的高压统治和汉族地主阶级的剥削,导致河北、山东爆发了“红袄军”起义。贞祐二年(1214年)杨安儿、郭方三、李全、棘七、史泼等人揭竿而起,尤其是杨安儿之妹杨妙真的“二十梨花枪,天下无敌手”。传言起义军对不加入“红袄军”的农民进行杀戮政策,加之金国朝廷妖魔化起义军,山东西南部先民纷纷举家外逃。
真正的“大槐树移民”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红袄军”进攻大金国取得阶段性胜利。本阶段的显著特点是战争造成难民外逃,在邳州表现为人口的锐减。《邳州志》记载:“贞佑初(1213年),邳有民两万七千户。”《金史》记载:“邳州,中,刺史。宋淮阳军,贞祐三年九月改隶河南路。户二万七千二百三十二。县三:下邳,……;兰陵,……;宿迁,……”。“兴定二年(1218年)……累经残毁,至于邳海尤甚。海之民户,曾不满百,而屯军五千;邳户仅及八百,军以万计。……”邳州从1213年的27000多户的十数万人到1218年五年时间,邳州户数锐减到仅有800户,人口约4000人。可见邳州原住民大多数逃难离开了。
《邳州志》记载:“贞祐三年(1215年)红袄贼数万破邳州岗子崮(在良璧东北方向约3公里),得船数百艘,将夸河为乱”。地方志记载:1215年红袄军六万余人在良璧(石兰社)、岗子崮和楚墩一线与金军交战,大败金军,缴获战船数百艘,以备攻邳。
1215年是大批战争难民逃离的时间,西泇河以西的山东难民从泇河西走到老鸪巷桥(该桥是兰陵县和下邳县的西北唯一陆路通道),之后沿着泇河东古道南下来到良璧。经过良璧村北运粮河登龙桥(现有遗址为石桥窝),从北门和西门进村。地方志记载:良璧北门有善堂一处,建于北宋初年,建筑面积640平方米;西门有善堂一处,建于北宋中期,建筑面积600平方米。两处善堂和村内的兴化院成为金国朝廷安顿难民的处所。《邳州志》记载:邳州共有15处善堂。而良璧一个村有两处善堂,充分说明良璧的交通地位十分重要。良璧有许多粗大茂密的唐槐给难民留下深刻印象。短暂停留之后难民们出东门沿村东“五叉路”经过宋家沟木桥,去往东南方向的古汶河枣林庄渡口(在今岔河镇样墩村东北方向),由于难民众多,渡口承受了巨大压力,难民看着摆渡的小船,必然留下深刻记忆。通过枣林庄渡口,难民进入了邳州腹地。邳州南部为黄河天堑,有些人设法乘船渡过黄河,去往南宋政权管辖的淮河以南;有些人向东逃往海州;有些人向西逃往河南省方向。时间过去数百年,移民后裔慢慢的只留下部分记忆。有人记住了偃武乡老鸪巷(老鸪乡),有人记住了偃武乡(燕屋乡)大槐树,有人记住了“山东大槐树”,有人记住了唐代寺庙,也有人记住了“山东枣林庄”。古黄河在邳州南部由西向东穿境而过,而枣林庄和良璧大槐树都在其北,也有移民后裔记住了“河北枣林庄”和“河北大槐树”,显然“河北”就是指“黄河以北”,而不是今天的河北省。山东枣林庄就是“河北”枣林庄;“偃武大槐树”就是“山东大槐树”,也是“河北大槐树”,指的都是良璧大槐树。徐州以及附近地区的移民后裔对大槐树记忆最深刻。这就是大槐树移民传说流传在以徐州为中心广大地区的原因。
“大槐树移民”第二阶段是金国朝廷对红袄农民起义军的战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该阶段的表现特征是移民的迁入。流传在徐州境内的“大槐树移民”指的就是这段移民历史。在咸丰版《邳州志》中也有相关记载。
“贞佑二年(1215年)时山东、河北诸郡失守,唯真定、清沃、大名、东平、徐、邳、海数城仅存”,当时的邳州还处于金国朝廷的控制范围之内。“兴定二年(1218年)四月戊午,红袄贼犯徐、邳,行枢密院兵大破之”。1218年旧历四月,金国朝廷重创了农民起义军。
“(兴定)三年(1219年)六月丁亥,命防御使徒单福定等,帅所部义军与沂州民老幼尽徙于邳。”《金史》卷十五也有同样的记载。根据地方志和《金史》记载分析,公元1218年在邳州先民几乎逃尽的情况下(仅及800户),金国朝廷在兴定三年(即1219年)六月初六日有组织的把沂州所有人迁徙到邳州。旧历六月正是苏北鲁南地区的汛期,古邳州与古沂州接壤的广大地区积水严重,移民进入邳州必然选择陆路地势较高的村庄。邳州各地海拔大多在21-25米,而良璧村的海拔在29-31米,古代沂州移民迁入邳州必然途经良璧。 然后进入邳州腹地,遍布古邳州辖区内。  
数百年来移民后裔不断向四周扩散,以邳州为中心的大槐树移民散布开来。由于邳州尚有北宋时期来自平阳郡洪洞县的军人后裔,因而移民后裔错把自己的迁出地和洪洞县联系在一起。偃武乡、老鸪巷、大槐树、唐代寺庙、枣林庄都是真实存在的,都在古邳州的偃武乡境内,且南北距离在二十公里左右。这些村庄或地名现在依然存在,与山西省洪洞县没有丝毫的关系。
偃武大槐树移民是真实存在的,时间是兴定三年(即1219年)六月初六日,事件发生在金国统治时期的邳州,比传说中的明初大槐树移民早150余年。很多人确定始祖年代是明朝洪武初年,是因为在宋、元朝代以前民间严禁修谱立碑。而明朝开国之后,官府组织了十八次大规模移民,朝廷允许民间修谱、立碑。因战争、自然灾害等原因,尤其是破“四旧”和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古代家谱及祖碑被人为破坏,后人只能凭借曾经的模糊记忆臆断自己的始祖在明初迁入,结果造成人云亦云。

    元惠宗至正十五年重修兴化院碑记。现存邳州博物馆。
综上所述,明朝初年“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是不存在的。而真正的“大槐树移民”发生在江苏省邳州市曾经的偃武乡境内,且是一个概念两种内涵。一种内涵是难民外逃。发生在宋金对峙期间的1215年到1218年,历史事件是“红袄军”起义造成数十万鲁南、苏北无辜百姓逃离家园。这是流传在徐州市以外的“大槐树移民”,在金代邳州辖区内属于难民迁出。第二种内涵是指金国朝廷组织的沂州移民迁入。时间是兴定三年(即1219年)六月初六,执行者是防御使徒单福定。这是流传在徐州市辖区内的“大槐树移民”,而核心地区的邳州在1219年6月由人口流出地变成了人口迁入地。而两种内涵的大槐树移民往往被混为一谈,即被认为是单一的人口迁入。“偃武乡大槐树移民”从外延上分析,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狭义的外延,即仅仅指1219年六月初六日沂州迁徙的移民及其后裔定居在邳州范围内;第二种是广义的外延,指的是迁徙到邳州的移民及其后裔在以后的岁月里又迁徙到邳州以外的其他地方;第三种是虚假的外延,指的是各地区移民后裔不属于大槐树移民范畴,而是跟随其他人的说法错把自己当作是大槐树移民后裔。
无论是“大槐树难民”逃出还是“大槐树移民”迁入,其主要特点都是举家迁徙,甚至是十几户、几十户人家一起迁居他乡、定居一处,而几乎所有难民或移民后裔的家谱都是记载始祖为一个人或者兄弟几人明初奉旨迁入,可见其家谱记载信息可信度很低。可悲的是,现在仍有很多人坚持自己是明初“洪洞县大槐树移民”后裔的观点。洪洞县在那里,洪洞县的历史记载在地方志和各种典籍里,人为制造的移民故事怎么也不会变成史实,真相只有一个。

作者单位:江苏省邳州市戴庄镇人民政府
2019年11月20日

参考资料:
1、《明史》;
2《明太宗实录》;
3、葛剑雄、曹树基《中国移民史》;
4、《中国地方志集成·江苏府县志(邳州志)》;
5、《金史》;
6、《洪洞县志》。

本帖地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4-10 06:29 , Processed in 1.159731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